纸屏齐飞致悦读

科技发展,改变了生活,也改变了我们的阅读。在碎片化的时间里,在移动的空间里,数字阅读成了许多人的心头好。而街巷中,“宝藏”图书馆、“网红”书店等,一个个纸质阅读空间馨香依旧,倚美出圈,有的还成为一座城人文气质的代言。

数字阅读VS纸质阅读,读者如何取舍?对此,相关行业又推出了哪些“破圈”高招?近日,记者就这些问题进行了采访。

随时随地,数字阅读让碎片化时间变得充实

王菀是南昌某大学学生,平日喜欢追星,会购买一些爱豆周边。而今疫情管控,快递停运,她和许多粉丝一样,开始从网上购买明星电子刊。

“纸质刊售价30元,电子刊只要6元,里面有偶像的许多高清海报,还附送了偶像的采访视频。”网络那头,王菀向记者展示了她最近从时尚传媒旗舰店购买的《时尚芭莎》电子刊,输入卖家配发的使用码,便可解锁、无限次翻阅。而这款电子刊下共有4000多条买家评价,“速度爆快”“音频有质感”“很好看”等评语高频出现。

与王菀一样,享受数字阅读便利的,还有家住南昌经开区的李女士。“平时工作忙,没时间充电。下班回家,我会打开百度阅读APP,点开书架上收藏的名著,一边做家务,一边听书。”李女士手机里装有十来款与数字阅读相关的APP,涉及学习交流、新闻资讯、网络文学等多领域。

数字阅读,与传统的纸质阅读相对,主要包含阅读对象的数字化和阅读方式的数字化。

“便携、易保存和复制以及低廉的成本、强大的存储功能等,都是数字阅读的优势。数字阅读也改变了人们的阅读习惯,翻页、标记、检索变得更简单。”省作协儿童文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周博文认为,20多年来,数字阅读受益于互联网的发展,经历了内容由单一向多元化,载体由PC端向移动端的快速发展。

数字阅读形式惹眼,内容也十分讨喜。“很多电子出版物在内容上,迎合了当下社会的快节奏和群体的审美口味,猎奇、探险、悬疑、言情、搞笑等。这些不断涌现的娱乐化、短平快的电子文本,契合了读者的心理需要。”

去年发布的《2020年度中国数字阅读》显示,2020年中国数字阅读用户规模为4.94亿,同比增长5.56%;数字阅读行业市场整体规模为351.6亿,增长率达21.8%。人均电子书阅读量9.1本,人均有声书阅读量6.3本,较2019年增长5.5%。

诚然,生活节奏加快、竞争压力加剧,通过数字阅读获取信息、汲取知识,又或只是简单地快乐崇拜,数字阅读充分利用了碎片化时间,让碎片化时间变得更有价值。数字阅读,正成为越来越多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年轻人是新技术的铁粉,那数字阅读是否是年轻人的专享?非也,去年发布的《第十八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表明,尽管18-49岁的中青年群体是我国数字阅读的主力,但也有越来越多50岁以上中老年人加入数字阅读大军,这一比例为23.2%,较2019年提升了2.8个百分点。

书香沉醉,纸质阅读让思想走向深邃

“尽管数字读物优势众多,但纸质出版物也有它不可替代的优势。纸质出版成本高,也更为严格规范。相较数字阅读,纸质阅读门槛高,趋向于精品阅读。”何闯有着网络作家、传统作家、编剧等多重身份,年龄不大,却是一名资深“书虫”。他每年都会购进许多书籍,有过往出版的旧书,也有新上市的好书。已然满满当当的书房中,每有新书加入,他都会一一详细登记,爱不释手。

无独有偶,作为儿童文学的创作者和研究者,周博文推荐孩子要重视纸质阅读:“纸质书的沉浸感强而干扰性弱。触摸书本,能够直观感受到装帧、质感、细节设计等巧思与精妙。在保护视力、分享与收藏方面,纸质书也有着电子书不可比拟的优势。”

那指尖的触感、那清朗的书声、那文字激起的思想,万籁俱寂,生命在思考,是许多人心中有关阅读的“白月光”。有数据显示,2020年,倾向于纸本书的为43.4%,比2019年上升了6.7个百分点。

纸质阅读以独特的体验感和较好的阅读效果,让“老粉”越来越“黏”,“新粉”越来越多。而当更多的人步入公共阅读空间,纸质阅读就不只是个体的阅读喜好,更彰显了一种文化潮流,承载着一个地方的人文气韵。

2020年,我省公共图书馆流通人次达1396.37万。人们纷纷奔赴纸质书海,感受书香沉醉,延展精神向度。或是阳光正好,或是星月对话,无论何时走进省图书馆的24小时图书馆,总是座无虚席。去年搬迁到红谷滩区凤凰洲新馆后,省图书馆又把每日开放时间延长至晚上9点,每周开放时间达到了72小时。延时服务半年来,25万读者,一盏清灯、一本好书,直抵思想的深邃。

再放眼近年来,南昌网红书店井喷式增长,自带繁华高光的几何书店,欧洲风情弥漫的西西弗书店,资深“网红”青苑书店,工业风满满的樊登书店……它们气质各异,散落在南昌各个角落。多少本地人和外来客,因为与这样一个书店邂逅而爱上了南昌。

纸电连麦,读以怡情

万小芬是个软件工程师,电子书与纸质书,都喜欢。“编程知识更新太快,我的一些专业书,开始会使用纸质书,方便学习、做笔记等,但随着信息知识和技术快速地更新换代,我会选择电子书归档到电脑里,纸质书就成了收藏品。”

李女士女儿1岁时,亲戚送给她几套早教书。这些书印刷精美、装帧厚实,还“机关重重”,许多电子元件被巧妙地嵌入图画、文字中,摸一摸、拉一拉,或完成相关操作,就能发出各种声音。另外一些早教书,扫一扫书上的二维码,便可以听故事、看动画。“这段时期不能出去玩,也不想让她看太久的电视,刚好这些书好看又好玩,每天都要翻出来玩几遍。”

记者打开淘宝,搜索触摸有声书、拉拉有声书、手指点读书等,琳琅满目,销量惊人。

面对纸质书的数字化升级,李女士有些惊喜,周博文则显平静。“数字阅读与纸质阅读进行融合,是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今后,这种融合会越来越明显。传统的出版社、书店、图书馆等为了吸引大众,做一些从纸质到数字化的尝试与转变,进而探索出新的阅读模式,让整个行业更有活力和生命力,也能让读者体验到别样的阅读快乐。”

就在出版社、图书馆等积极拥抱互联网,向数字阅读靠拢时,一些数字阅读的“行业大佬”也在从线上走到线下——

作为国内网络文学的先锋,阅文集团2021年上半年在线阅读业务实现收入25.4亿元,同比增长3.4%。其线下出版、音频听书、文学版权改编等版权运营及其他收入为18亿元,同比增长124.5%,增速远远高于前者。

“数字阅读依托网络文学等雅俗共赏的内容,将市场最大化。而网络文学等异常火爆,让一些人产生了刻板印象,认为数字阅读受众更多。其实,数字阅读只是科技发展的产物,终究只是一个阅读平台,无论什么类型的读物都会进入其中。实际上,流量只与不同内容的属性有关,和平台无关。”何闯说。

在省出版集团副总经理汪维国看来,数字阅读与纸质阅读也是各有千秋:“《第十八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我国国民的纸质图书阅读率和数字化阅读接触率双双上涨,纸质图书阅读率已经连续15年保持增长。从读者角度来看,数字化阅读更能够满足自身对于信息获取的及时性需求,而纸质阅读能给人更深的理解,是更好的记忆途径。作为出版工作者,我认为,数字阅读和纸质阅读将长期共存。我们应将数字阅读和纸质阅读有效结合,相互补充,吸引更多人参与,提升我国整体的阅读水平。”

知名出版家、作家、学者聂震宁,长期忙碌于推广全民阅读的第一线,他提出“忙时读屏,闲时读书”“碎片化阅读就像吃零食,可以使饥饿感消失;但是只吃零食不吃主食就会缺乏营养。那么读书就像我们吃的一日三餐,吃好三餐就是读好书,读有营养的书,读能使我们健康的书”。

无疑,这是一个宽松阅读的时代,而阅读的多样化选择,显然不仅只是数字阅读与纸质阅读,还有开卷式阅读与专业化阅读,格物致知式阅读与经典式阅读,快乐阅读与钻研苦读……

“我们要充分尊重阅读的个体差异性与适应性。阅读方式不同,但在传递文本信息这个基础功能上,并没有实质差异。阅读,只要能够延展我们的精神疆域,让我们有所收获、体悟,带给我们心灵的慰藉和情感的补偿,就是有价值的阅读。哪怕只是调剂生活,疏泄负面的压力与情绪,对于个体而言,也都是有意义的。”周博文告诉记者。

聂震宁在《阅读力》一书中,将读书的目的与缘由归纳为四种:读以致知、读以致用、读以修为、读以致乐。其中,“读以致乐应当放在全民阅读价值观的首位,它既是阅读者的最低要求,也是阅读者的最高境界。”

可以肯定的是,未来的阅读方式还将变化,阅读的多样性选择仍将长期存在。但阅读的意义或许不在形式,而在阅读本身。从半朝文士尽出于此的辉煌,到儒释道生根发芽、绵延后世,赣鄱大地人杰地灵,自古好学崇文。在新的时代,凝聚各方力量,探索多样形式,不断满足人们的多元化阅读需求,势在必行。

□ 江西日报记者 万芸芸

关键词: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新化月报网报料热线:886 [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你可能会喜欢

最近更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