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工业遗产焕发新活力 加快转型让“旧址”不旧

穿过洋溢着上世纪工业化气息的小洋楼,来到宁波和丰创意广场的珍珠贝看一出时装展览,再在和丰纱厂老厂房改造的宁波工业设计博物馆内领略工业设计的神奇魔力,最后坐在江边的咖啡馆回味这一段短暂的旅程……

当1905年成立的和丰纱厂完成向和丰创意广场的身份转变,这里不仅成了宁波时尚的网红打卡地以及市民休闲娱乐的重要场所,而且已集聚荷兰、意大利、西班牙、德国以及国内知名工业设计及文创配套机构120余家,拥有创意设计人才3000余人。承载着历史记忆和文化积淀的工业遗产被唤醒,再度“活”了起来。在去年工信部公布的第五批国家工业遗产名单中,和丰纱厂项目成功入围,成为我市首个国家工业遗产。

老厂房、老设备、旧产品、旧车间,这些曾承续工业文明、书写现代化进程的工业遗产,承载着行业和城市的历史记忆和文化积淀。在宁波,类似和丰纱厂的工业遗存仍有不少,如何让工业遗产甩掉“城市历史包袱”的帽子,用另一种方式重生,实现从“工业锈带”到“城市秀带”的蝶变将是宁波城市发展的重要命题。

工业遗产焕发新活力

一个旧厂区,能做什么?在象山,由“石浦第一冷冻厂”旧厂区改造而成的中国海洋渔文化馆去年4月正式开馆。该文化馆不仅对“石浦第一冷冻厂”输冰桥、输冰塔和储油罐等大量工业遗存进行了修复保护,基本保留原有格局和风貌,凸显了满满的工业风,而且通过再现渔家街区场景,展现丰富的海洋渔文化,呈现出工业遗存的别样精彩。

不光是象山,在奉化,刚刚在2021年长三角及全国部分城市最美公共文化空间大赛中斩获优秀公共文化空间案例的奉化博物馆,前身也是1986年建成的奉化热电厂。

随着时代变迁,奉化热电厂因环保和持续性经营困难等问题被关停。高大的烟囱和几幢几何体结构的厂房静立在日新月异发展的城市中,宛如一块“伤疤”,黯淡无光。虽然破败,但这里却是块宝地——位于奉化县江西侧、大成路北侧,是奉化最繁华的黄金区域。

在最好的地块建设民生工程,把最美的风景让市民共享。2016年,奉化区投入8亿元对废弃厂房进行全面改造,既保留热电厂的框架结构,又体现新的文化内涵,满足民生需求,建立工业遗存的“活化”样本。这也是奉化有史以来投资额度最高、建筑体量最大的文化类公建项目。

按照展陈要求,奉化博物馆整体修缮延续了原有的梁柱等钢构架弧顶建筑,保留了堆煤场、沉淀池、输煤带、车间、烟囱、冷凝塔等时代符号,同时增设内部平层、置入红色耐火砖,对馆舍进行二次设计和改造。

2020年6月12日,占地面积8300平方米的奉化博物馆正式投入运营,并迅速蹿红。如今,在高空垂挂的大煤斗下,创意性设计的观众休息椅已成了博物馆的网红打卡点。户外长52米的输煤斜坡带被改造为观景台阶后,也为观众提供了超强的参观体验。

工业遗产不是城市的历史包袱,当它们用另一种方式重生,将打开城市广阔的发展空间。一些老厂房化身文化科技园区,从工业时代步入信息时代,为当地经济发展注入新活力;一些老厂区融入现代设计观念,变身为适应现代生活方式的城市景观和公共空间,成为人们休闲娱乐的好去处;一些老工业基地、资源枯竭型城市积极转型,利用独特的建筑厂房、设施设备、生产工艺等开发观光项目,实现了新旧动能的转换。

除了和丰创意广场、奉化博物馆、中国海洋渔文化馆等场地,宁波一批工业遗存也已在加紧改造中。2020年7月,甬江时尚东外滩建设暨渔轮厂项目正式启动,渔轮厂地块迎来从工业走廊向文化岸线的华丽转身。不久后,这里将打造以“演艺+”为核心,集旅游、聚会、会展博览、产业孵化、休闲娱乐于一体的爱珂演艺广场,成为三江口时尚文旅的新地标。

据介绍,该项目主体厂房内将拥有爱珂大剧场和星潮小剧场两大特色剧场,为大众提供多元化、多样性的文化新体验。其中爱珂大剧场将365天呈现宁波城市文化旅游剧目,而星潮小剧场将被打造成为宁波首个实验性黑匣子小剧场。

工业遗产是风景也是财富

2003年,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协会通过的《下塔吉尔宪章》界定:工业遗产,是指具有历史价值、技术价值、社会意义、建筑或科研价值的工业文化遗存。虽说是严谨的理论定义,但透过抽象概念,却分明看到了人类历史上那恢宏悠久、饱经沧桑的“工业文化遗产”的画卷。

德国鲁尔工业区,充分利用大量废弃的工矿、旧设备和工业空置建筑,进行工业文化遗产与旅游开发,改造建设成露天博物馆、艺术表演场地、大型景观公园和音乐厅等一道道亮丽的文化风景线,实现了由没落的旧工业区向现代文化都市成功转型,被评为“欧洲文化之都”。

美国曼哈顿的苏荷,经济大萧条后工厂搬迁,闲置了大量厂房和仓库,但一批艺术家却将工业厂房和仓库内部稍加整理后,用作艺术创作、作品展示和交流聚会的场所。

著名的法国奥赛博物馆,也是利用当年为举办1900年国际博览会而建的奥赛火车站改建而成,被列为“国家级纪念建筑”。

近年来,“二产变三产,黑色变彩色”,“工业锈带”变成“城市秀带”,已成为不少国内城市的发展潮流。南京江宁开山采石的宕口和水泥厂旧址通过打造自然景观,长出美丽“花朵”;北京首钢,昔日储存矿料的西十筒仓成了2022年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组委会的所在地;建筑内部打造办公场地、创意集市、运动场馆等,河南郑州中心城区西部的老工业基地变得新潮和时尚……工业遗产“华丽转身”,成为城市新景观、休闲新地标、创意新高地。

“事实上,工业遗产印刻着城市产业发展的文化脉络。宁波同样具有将工业遗产打造为城市风景线和城市优化、更新的前置条件。”宁波市滨海城市文化研究院副院长朱友君告诉记者,据不完全统计,宁波现存工业遗产80余处,种类涵盖了多个行业。

其中,宁波甬江南岸的工业遗产走廊,以面粉厂为龙头,自甬江大桥向北分别还有纺织器材厂、物资回收公司、渔轮修造厂、明江造船厂、有机化工厂、东海化工厂、宁波硫酸厂、宁波热电厂、宁波农药厂等十余家工厂,目前部分工厂已在拆迁,部分厂房的结构和外形良好。

甬江北岸是宁波市区内工业遗产最为集中的区域。范围从大庆北路以南的庆丰桥至大庆北路61弄一带,约1平方公里。产业类型以货场仓库和水产加工企业为主,多数厂区空间结构较完整。主要包括宁波北站货场、宁波食品冷冻总厂、宁波水产加工有限公司等6家工厂。

此外,北仑的梅山盐场、原余姚通用机器厂(现文山创意园)、宁海的力洋酒厂、象山的鹤浦潮汐电站等均是当地知名的工业遗产。

在朱友君看来,工业遗产既是城市文化遗产的独特风貌之一,也是体现近现代以来宁波工业发展内涵的重要组成。如何有效激活工业遗产是宁波亟须解决的问题。

加快转型让“旧址”不旧

近年来,国家对工业遗产的关注度越来越高。2020年6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务院国资委、国家文物局、国家开发银行联合印发了《推动老工业城市工业遗产保护利用实施方案》。明确要强化顶层设计和分级分类管理,形成能够彰显发展历程和文化特色的工业遗产保护利用体系。同时加强政策协同,强化部门合作,形成工作合力。

去年,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改革委、教育部、财政部等八部门联合印发的《推进工业文化发展实施方案》将工业文化建设作为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内容。明确要完善工业文化发展体系,强化承载重要文化的工业遗产的保护利用,弘扬中国工业精神,促进文化与产业的融合发展,丰富中国制造的文化内涵,培育工业文化的新业态、新模式,不断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和中华文化影响力。

“让工业遗产焕发新活力,首先要正视工业旧址的价值。”和丰创意广场相关负责人说,随着国家工业遗产花落和丰,一幅关于宁波工业新地标的规划蓝图也正徐徐展开。按照计划,市工投集团、和丰创意广场将立足宁波首个国家工业遗产资源,计划在老厂房、珍珠贝分别展示宁波工业历史和底蕴以及宁波智能制造的新成果,通过数字化的展陈手段,打造展示宁波工业文化内核以及智能制造新形象的工业地标。

“不光是和丰创意广场,在我看来,宁波工业遗存的保护和开发中,应积极挖掘单个遗产项目的文化背景与当下产业发展的连接性,避免一枝独秀。”朱友君说,工业遗产的内容丰富多元,对其保护利用不能一概而论,而要因地制宜探索各具特色的发展路径和模式。

近年来,一些地方先行先试,依托地域特征摸索出可供借鉴的不同样本。江西景德镇改造利用原国有陶瓷厂,打造陶溪川文创街区,吸引了近1.5万名中外创客来此创新创业;设立在青岛啤酒百年老厂房内的啤酒博物馆,浓缩展示了青岛啤酒的百年历程及工艺流程,一举成为体验式旅游精品线路……可见,剥离废厂房、旧机器的生产属性后,只要能精准展现其文化特色,工业遗产的价值便能充分释放。

“让工业遗产焕发新活力并不容易,要妥善处理好保护与开发的关系,这往往考验改造者的创新思维与保护智慧,要注重设计规划,在整体性保护的基础上,进行创意性展示和产业化提升,实现从‘工业锈带’到‘城市秀带’的转型升级,为工业遗产注入生机活力。”市经信局相关负责人说,与此同时,对宁波工业遗产的保护和开发需因地制宜,完善自我“造血”机制和跨界联动机制;注重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应用,打造沉浸式工业遗产场景,发挥其在城市更新中的独特作用,形成当地城市记忆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殷聪)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新化月报网报料热线:886 [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你可能会喜欢

最近更新

推荐阅读